Intellect
英国著名学术出版社 est. 1984

>视觉艺术
>表演艺术
>电影研究
>文化研究
>新闻媒体传播
>时尚研究
>策展研究

出版原创思维,开拓学术空间
www.intellectbooks.com

(c) Intellect 官方中文博客 2016 | Intellect's official blog in Chinese

《致上海师范大学学生的信》

影里影外:

 上海师范大学的同学们,

你们好。3月22日我在校园里短暂的访问了两个小时,在开办一个有关学术出版的讲座的同时,也和同学们进行了愉快的交流。 昨天刚访问了浙江传媒大学的学生和老师们,现在杭州萧山机场等待登机。据说飞往广州的飞机因天气缘故误点。等待之际,突然想到了上海师范大学的学生们,故利用这时间给大家写一封信。或许3月22日你没能来参加讲座,或许某刹那我们在校园里插身而过;又或许你当时就在教室里,被我不标准的普通话和丢人的中文水平煎熬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上师我去了,这次交流的机会,我不会忘怀。在图书馆多媒体室给学生讲课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同时,同学们的某种强烈的好奇心也打动了我。

 

讲座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鼓励中国的学生积极写作发表英文学术文章,推动中西方的学术交流。再次,是为了把Intellect 这个学术交流平台介绍给大家。Intellect为一英国独立学术出版社,我们针对出版有关电影研究,视觉艺术,表演艺术,传播,媒体和文化研究的学术期刊和书籍。比起其他传统的出版社,Intellect更愿意去接受来自世界各不同学生和老师的声音;希望能为有想法的中国学者提供发表的平台。一说到写论文,有些同学就感到害怕。有些同学甚至会觉得,我的中文论文还没写好,怎么可能去尝试写英文论文呢?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写学术文章呢?让我试着去鼓励你们吧。同学们在大学里所要培养的就是一种具有批判性的精神。如果我们还记得,从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喜欢问为什么。在大学的学习过程中,我们不但要保持这种儿时的好奇心,而且要培训我们的逻辑思维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论文出现了。我们要学会用文字来论证,来解决我们脑里的那个为什么。用文字把那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答案表述出来,说服自己,说服别人。那个寻找答案以及解答问题的过程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研究(research)。 在研究到写作论文的过程,这是一个自我学习的过程。从中的收获,不仅仅是获取某个科目的及格分数,而是通过这个过程,我们掌握了一个既科学又罗曼蒂克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声音,每个人的声音都可以通过文字去表达。能把自己的想法和观点通过文字和其他人去交流,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写论文,不仅仅是要通过大学考试,拿到大学文聘。写论文,是一种交流,一种对我们前辈学者的尊重,一种艺术,一种态度。若你的文字是你的乐器,一首伟大的曲子在你脑海里徘徊,那么发表论文这个过程就如你带着这乐器在演奏厅里演奏这属于自己的曲子。

 

在写这封信之前,我阅读了林徽因的一本精选集《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书里的一篇文章让我感叹万分,深感我务必和同学们分享。“惟其是脆嫩”,原文载于1933年9月23日的《大公报. 文艺副刊》第一期。林徽因在文章里写道:


“活在这非常富裕刺激性的念头里,我敢喘一口气说,我相信一定有多数人成天里为观察地问到的,牵动了神经,从跳动而有血囊着的心底下积累起各种的情感,只冲出嗓子,逼成了语言到舌头上来。这自然丰富的寄来,有时更会倾溢出少数人的唇舌,再奔进到笔尖上,另具形式变成在白纸上奔驰的文字。这种文字变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出产,大家该千万珍视它!” (2012,12)

 

多么尖锐又生动的语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写作。我视抒情散文与学术论文为同一类别。不管文章的类型是什么,把我们的想法转化成飞奔的文字,让读者能衔接你的呼吸节奏与轻重,就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把颤抖的唇舌转化为欢舞的手指。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不管阳光猛烈的白天,或者是月儿弯弯的晚上。另我最惊讶的是,这次在上师来听课的学生都是本科生!这个讲座本以针对研究生,博士生以及老师为主,没想到师大的本科生却表现得积极与热情。在代表Intellect访问中国之前,我在出版社的官方微博上发布了讲座的信息,名额为6间大学。信息发布后,很多大学都纷纷报名。但是在上海师范大学的活动是唯一一个由学生自发协助组织的。其他的五间大学都是由对我们出版社比较熟悉的教授以及国际学生交流办事处所协助开办。从一开始与学生的联系直到学生刘天成在门口接待,整个过程都安排得非常妥当,成熟。讲座后学生们所提问的问题不仅让我也从中学习了不少东西,同时我也能看到他们那颗炽热的心!这么好的一班孩子,有想法有理想的孩子,你们必须把文字作为你们的朋友,作为你们的工具。尽管将来你们所走的道路各不相同,尽管不是每个人都会走进学术研究这条路里,但是把文字的武器磨练好了,他便永远是你的一技之长;把批判性的思维和解决问题的逻辑培养出来了,那也是陪伴你终身并将随着年龄不但提升的个人修养。

 

尝试把论文作为自我表达的一种,作为记录时代的资料。林徽因在“惟其是脆嫩”里继续写道:

 

“这时代使我们特有的,如果我们但有情感而没有表现这情绪的艺术,眼看着后代人取笑我们是黑暗时代的哑子,没有艺术,么有文章,乃至于怀疑我们有没有情感!”

 

就是真么严峻,真的是真么严峻!自文明以来,文字便是革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不负厚望,讲座开办以后,立即收到了两位来自师大的学生写的摘要。两位同学都有兴趣在我们的期刊里投稿,希望用英文发表文章。穆润给我发来了一篇有关Lifeof Pi和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摘要,钱瑞盈给我发来了一篇有关侯孝贤的文章摘要。两片摘要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并非常适合投稿到我们的《跨国电影研究》期刊以及《华语电影研究》期刊里面。对,我们不必恐惧。Intellect的学术平台并不是一个攀比英文水平的地方。我们欢迎原创思想,鼓励原创思想。我们期待的不是一篇毫无瑕疵的英文论文,而是那些能激起大家启发,勇于用文字做思想与学术评论交通的声音!

 

在学术研究的方法上,东西方是有差异的。在学习中文学术理论著作的同时,从现在就开始阅读西方的文献与著作,让自己的考虑问题的角度宽阔起来。从现在开始,不仅尝试在中国的刊物里发表文章,同时地也尝试在英文的刊物里发表文章,把自己的想法不但在校园内分享,而且在世界水平的交流平台上发表。只有尝试用英文开始写作,我们才能真正学习到两种文化里面思维逻辑的不同。张旭在《跨越边界:从比较文学到翻译研究》里提到:

 

“如果从思维方式来看,汉民族长期片中于直觉的综合性思维,表征之一是他们‘重直觉而轻论证,用形象化语言四边,缺乏结构严谨,条理分明的实证分析,多以语录,评点,杂感,随笔之类的即兴式性的体会表达观点’,由此成就了汉民族一套独特的言语方式。另泽汉民族在思维方式上还表现出跳跃的特点,且以印象式评论见长,这又与西方那种注重于精确与形式骆琪的分析性华语表述方式有着明显不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在思维方式上逊色于西方人。既然要进行对话与沟通,彼此间就要为这种交往做出必要的妥协和退让。鉴于当今世界学术华语的主流是朝着系统性和分析性的方向发展,而且世界各国的学术论文主要是用英文撰写和发表的,为了与西方学术实现接轨,很有必要对自己既往的做法做出适当的调整。”(2010, 52)

 

当今的主流学术交流平台还是以英文为主。若你想参与到世界的学术交流平台上,那用英文发表你的研究成果是必须的。用英语开始写作文章,其实就是一个尝试接受综合性分析思维的第一步。当你阅读越多的英文文献以及著作,你的思维以及笔锋也便会渐渐的和世界学术交流平台接轨。当然,于此同时,我们也务必坚持用中文写作。保持文化平衡,既不会过分“崇洋”,也不会过于“守旧”。发表用英文写作的书评,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把中国学者写的著作介绍给西方的学者,促进东西方的学术交流。

 

想说的,我也都写了。我从一开始就相信文字是最有感染力的艺术之一。但愿这篇书信能给你们带来信心,带来激情。希望在不久的将来,Intellect出版社的期刊将会收到来自上海师范大学的学生与老师的投稿。你们的声音,我们始终无任欢迎。

 

陈晓雯

杭州至广州上空

2013年3月26日


评论(1)
热度(1)
  1. Intellect 博客人文▪思辨 转载了此文字

© Intellect 博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