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llect
英国著名学术出版社 est. 1984

>视觉艺术
>表演艺术
>电影研究
>文化研究
>新闻媒体传播
>时尚研究
>策展研究

出版原创思维,开拓学术空间
www.intellectbooks.com

书评:《戏剧与时间》| Theatre, Time and Temporality


戏剧与时间

Theatre, Time and Temporality: Melting Clocks and Snapped Elastics

David Ian Rabey

书评作者:黄宜舟

在Theatre, Time and Temporality: Melting Clocks and Snapped Elastics一书中,戏剧教授David Ian Rabey阐释了他对时间和戏剧之间的关系以及戏剧如何以各种不同方式呈现时间的理解。除了任教于威尔士亚伯大学(Aberystwyth University)的戏剧、电影和电视研究学院以外,Rabey同时也是一名剧作家和导演。从Rabey教授的等身著作中可以看出,他的研究兴趣以英国戏剧传统为基础,主要侧重于当代英国剧作家,如霍华德·巴克尔(HowardBarker)、 艾德·托马斯(EdThomas)、 彼得·巴恩斯(Peter Barnes)、大卫·罗德金(David Rudkin)和大卫·埃德加(David Edgar)。Rabey的研究范围十分清晰地体现于他在书中论述观点时作为例子选取的剧作家和作品。

也许是Rabey是剧场实践者的缘故,这本书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其整体结构稍不同于传统的学术写作,更加具有操演性(performativity)[i]。本书的第一部分题为“时间中的戏剧(Theatrein Time)”,它包括前两章,随后一部分名叫“中场休息(Interval),” 短短四页的“中场休息”隔开了本书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第二部分的标题为“戏剧中的时间(Timein Theatre),”它共有三章,每两章都被名叫“幕间节目(interlude)”的一小部分隔开。紧随第五章之后的是正文的最后一章,作者将其称为“非结论的结论(inconclusion)”。读过本书目录,我不禁联想到十八世纪英国观众在剧场看戏的经历。1720年之后的英国剧场晚间演出的节目安排有一个定式:观众先欣赏大约半个小时的音乐,随后是当晚剧目的序幕,然后才进入正题开始当晚足本剧目(full-lengthplay)的表演。足本剧目通常是多幕剧,幕间穿插其他短小的娱乐演出。当晚的主要剧目演出结束后,观众可以选择留下来观赏加演的短剧(after piece)[ii]。加演的短剧往往是喜剧性质的,最常出现的形式是意大利即兴喜剧(commediadell’ arte)。Rabey教授将“非结论的结论(inconclusion)”一章命名为“忏悔吧小丑(Repent,Harlequin…)”。这更加印证了我的联想:小丑是意大利即兴喜剧里的核心人物之一,也往往是笑料所在。

Rabey开篇在序言中提到:“本书聚焦于一个常常被忽视的关联,即戏剧演出如何通过刺激观众对时间的感受而为他们对于时间的想象打开了一扇新的门(it focuses on a surprisingly neglected relationship, on how theatrical performances offer a time-based hinge in the imagination, through a time-based hinge in perception)。”作者随即在第一部分里探讨了一些不同于常规的对于时间的理解并提出这些非常规的时空模式也适合用来解读戏剧。这两章理论性的论述比较艰涩,因为作者旁征博引,不仅引述了作家和戏剧专业的学者,而且大量地借鉴了社会学家、哲学家和物理学家对时间的理解。Rabey详细阐释的理论框架之一是物理化学家(physicalchemist)伊利亚·普里高津(Ilya Prigogine)提出的耗散结构(dissipativestructure)。普里高津是这样定义耗散结构的:一个远离平衡的开放系统(不管是力学的、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乃至社会的、经济的系统),通过不断地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在系统内部某个参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阚值时,经过涨落,系统可能发生突变即非平衡相变,由原来的混乱无序状态转变为一种在时间上、空间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状态。这种在远离平衡的非线性区形成的新的稳定的宏观有序结构,由于需要不断与外界交换物质或能量才能维持,因此称之为“耗散结构”[iii]。Rabey认为戏剧即是一个耗散结构,因为戏剧也具有不平衡(non-equilibrium)、非线性(non-linearity)、不稳定(instability)和不确定(indeterminacy)的特征。

Rabey并不是第一个从其他学科寻找灵感和类比的戏剧教授。援引其他学科的概念有时确实能够给戏剧研究带来新鲜视角和独特启发。AndrewSofer在专著Dark Matter: Invisibility in Drama, Theatre,and Performance中提到了物理中暗物质(darkmatter)的概念。暗物质指的是宇宙中无法通过电磁波的观测进行研究的物质(即暗物质不可见),但是它们和可观测的物质通过引力互相作用。Sofer将表演中观众看不到却对演出效果产生影响的方方面面称作暗物质,这包括了后台发生的事情(如《海达·高布乐》剧末的枪声)、缺席但演出中被谈论的角色(如中世纪宗教剧中的上帝)和观众(例如伊丽莎白时期看《浮士德博士的悲剧》的人们)自己的迷信思想,等等。Sofer的观点启发学者更加全面地思考和书写戏剧史。相比暗物质,Rabey选取的物理概念无疑是十分复杂的,他因此花了大量笔墨建立戏剧和耗散结构之间的联系。尽管他选取的三个剧作(random by debbie tucker green, The Kitchen by Arnold Wesker and Krapp’s Last Tape by Samuel Beckett)对时间有着不同的处理,但是他并没有明确描述耗散结构对时间的理解。疲于弄清楚普里高津复杂理论(作者在耗散结构之后又进一步谈到了普里高津的混沌理论)的读者也很难看出将戏剧看作耗散结构对于理解戏剧和时间有什么具体帮助。

Rabey在论述耗散结构时遇到的问题不是偶然的,通读全书我觉得作者分析具体作品远比引入跨学科理论有说服力。本书第二部分可读性高于第一部分的原因即在此。进入第二部分“戏剧中的时间”,作者花在阐释跨学科理论上的时间明显减少了,更多篇幅用于剧作的文本和演出分析。第三章名叫“时间的形状(Shapesof Time)”,开篇部分对戏剧学者关于戏剧时间(theatricaltime)的定义和模型做了简单总结,比较有价值。随后Rabey选取诸多英语世界剧作家的例子分别论述了文本和演出中体现出的不同的时间观。第四章的题目“不确定性原理” (Principles of Uncertainty)参考了维尔纳·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Heisenberg's Uncertainty Principle),从人们不能同时地精确测量一个粒子的位置和动量进而引申谈到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哈罗德·品特(Harold Pinter)和霍华德·巴克尔(Howard Barker)等剧作家如何表现令人困惑的、充满不确定性的体验。在第五章“脱节的时间(Timeout of Joint)”中,作者以爱德华·邦德(Edward Bond)、安东尼·尼尔森(AnthonyNeilson)、卡里尔·丘吉尔(Caryl Churchill)等剧作家的作品为例讨论了时间限制角色的人生选择并表现社会政治问题这一主题。由于Rabey在每一章中都至少谈及六个剧作家,所以他并不会详细介绍每个剧作家的背景和作品,只着重分析和各章主题相关的剧作。

总体说来,本书呈现了Rabey把关于时间的理论运用于戏剧的有趣尝试。Rabey并没有试图通过结构紧凑的学术写作来证明一个单一的论点,而是用戏剧和时间之间的关联这一母题将相对独立的各章串在了一起。他对当代英国剧作家作品的分析值得相关学者参考阅览。

[i]该术语的中文翻译来自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何成洲教授2017年即将出版的新书《文学的操演性》。 

[ii]Oscar G. Brockett and Franklin J. Hildy. Historyof the Theatre, 9 ed. (Boston: Allyn and Bacon, 2003), 237.

[iii]伊利亚·普里高津,《从存在到演化—自然科学中的时间及复杂性》。曾庆宏等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

关于书评作者

黄宜舟,美国塔夫茨大学戏剧系博士候选人 

yizhou.huang@tufts.edu

豆瓣找书 | 购买此书

评论
热度(3)

© Intellect 博客 | Powered by LOFTER